宜渡

[维勇]宗谷海峡:第十一封信

Slat:

维克托:


一年不见了。原谅我唐突,我也想和你说说心里话,但现在还是长话短说,少写为妙。


维克托肯定知道美国队的事情。美国正在向全世界招募优秀人才,来者不问原籍,还有经费和政策支持。(我真的很害怕、很难过。把这个事件当成机会来利用,听起来像幸灾乐祸,太冷酷,但我别无选择。)


我的意思你明白吗?


我……你说我过分什么的也罢。我知道对于苏联人来说这个想法太疯狂,但我真的无法抗拒地想要把它告诉你。我只是作为一个人在倾慕着另一个人,只是遵从我自己的欲望,想让我爱的人能一直无忧无虑地滑冰、生活,与我一起。


我不是在问你“祖国、滑冰和我,哪个更重要”,不是。如果你选择你的国家,我绝对尊重你,并为你的信仰感到由衷骄傲。而且我相信,以后让我们相见的机会还有很多,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。只要维克托到时候还愿意接受我,无论多少年,我都会等。


如果你打算留下,请你把这封信销毁,为了你的安全。


如果你打算离开,后面是我们替你准备的一个计划。


呃,对,“我们”。你应该还记得,去年世锦赛后我们几个人在餐厅的包厢里聊天。我是说克里斯、让-雅克他们,清一色的资本主义阵营。我趁机背着你问的,当时真没想到能派上什么用场,纯粹是让自己安心罢了。谁知道突然发生不幸呢。


你信中提及的可敬的米拉暗示自己知道是谁在监视花滑队,对防止泄密心中有数,也在那个时候加入了谈话。她好像还负责当你教练雅科夫的传声筒。


(我相信大家都是善良的、可靠的人,但我还是尽量对他们隐瞒了更多的事实。不过我想他们私下肯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只是没有人揭穿我蹩脚的谎话罢了。)


她告诉我,雅科夫会在花滑队里给你提供“一切便利”,更要紧的是,他有个好兄弟是萨哈林岛南端海岸驻军的长官。萨哈林岛和北海道岛中间只有一条一百多米宽的国际水道(日语叫宗谷海峡),中间经常会有我们两国的民用小船通过。所以,你只要能去萨哈林岛找到那位谢尔盖·彼·斯米诺夫中校,剩下的路途并不难。不管是来日本,还是从日本去美国,去有花滑选手的任何国家,都有人能帮你落脚。


具体的日期、车站、港口和联系方式之类的,我会换条路寄给你。


你的,


勇利


1961年3月10日




>作者的碎碎念。只是几句乱七八糟的牢骚,不点开看也不会有任何损失XD

评论(6)
热度(78)
©宜渡 | Powered by LOFTER

文章禁止站内及站外转载,谢谢。
希望jump100周年的时候我能让我孙子去帮我抢周边。